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106岁老红军王承登逝世,保卫瓦窑堡时曾被子弹贯穿头部

admin

  又有一名曾亲历长征的百岁老红军逝世。

  王承登同志遗像

  据《赣南日报》消息:离休长征老红军、贵建省供销合作社监事会原监事王承登同志(享受副厅级政治、生活待遇、省〈部〉长级医疗待遇)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8月19日在赣建逝世,享年106岁。

  公开资料显示,王承登,1915年7月生,江西兴国县人。1930年8月参加革命。跟随红一方面军参加长征,长征途中亲历湘江战役、飞夺泸定桥等战役,后又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亲历平型关等战役。自1972年从贵建省商业厅离休回到江西赣建居住后,他跑遍了赣南老区的18个县(市、区),经常到部队、企业、院校作报告。他把这个比作自己人生路上的“新长征”,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激励更多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中国军曾刊文《百岁红军的嘱托|王承登:子弹穿过头部,军礼依旧挺拔》介绍王承登的事迹。

  军文章介绍:1936年5月,敌人向瓦窑堡大举进攻。正在红军学校学习的王承登奉命带领小分队前去阻击敌人。“我带着十多个战士爬在地上。谁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谁也不敢站起来。我是班长,我不能让战士去看情况,我就站起来侦察……”王承登断断续续地讲着。

  敌人发现了王承登的小分队,不停向他们射击,子弹将他们身边的泥土“打得飞了起来”。王承登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在他猫着腰在高坎上观察敌情时,一颗子弹冲着他飞旋而来。“砰——”还没来得及反应,子弹就直直打入他的左眼下方。鲜血还未染红脸颊,子弹便从他的右耳穿出。这颗子弹,贯穿了王承登的头部。

  王承登的呼吸变得急促:“战友们都以为我牺牲了……”他抬起头,又一次向我们指了指左眼下那一块凹陷。血泊之中,王承登一次次昏过去又醒过来,直到第二天下午,战友又一次侦察敌情时,才发现奄奄一息的王承登。“4名‘红小鬼’用一块门板”把王承登抬到了医院。经过全力救治,王承登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只是右耳再也听不到声音……

  在接受军采访时,王承登还谈起翻越夹金山时的情形。在王承登的记忆里,留着自己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还留着许许多多牺牲战友的面孔。

  “他们都被冻成了‘石头’……”王承登在一次采访中,这样形容翻越夹金山时的情形。那时,很多战友穿着单衣和草鞋。“有时一阵大风刮来,前面的人就被吹下了山崖,没了踪影,后面的人连拉一把的机会都没有。”

  雪山上的夜晚,气温极低。宿营时,大家就靠着唱歌、讲故事支撑精神。有些战士实在支撑不住睡着了,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过来……行走在茫茫雪山,迎面是裹着雪粒子的寒风,脚下是一踩就把脚硌得生疼的冰渣子。很多战士脚板开裂,全是一道道的血口子。王承登干脆把草鞋一脱,赤着脚走在雪地上。双脚被冻得通红,麻木地向前移动。而在那皑皑白雪上,也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