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ICU28天,46张纸条:84岁老人用笔记录自己从“死”到“生”

admin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

  “太痛了……这样活,生不如死。”

  84岁的陈爷爷躺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北区ICU里,喉咙里插了管,不便说话。他抬起微微颤抖的手,在一张A4纸上,一笔一划地写字。十多分钟后,纸上有了这几行歪歪扭扭、大小不一的字。

  时值今年7月8日,成都阵雨。这一天,是陈爷爷入院第三天。三天前,因“吸入性肺炎,二型呼吸衰竭,重症肌无力”等症,陈爷爷被送入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北区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插管、输血、肌无力……举手投足,皆是折磨。陈爷爷一度想过放弃治疗,所幸,纸笔为媒,让他和医护之间展开了一次次特殊的“对话”。

  ICU28天,纸条46张。每一张,都记录了陈爷爷何以从“死”到“生”。8月4日,病情好转,陈爷爷离开ICU,转到呼吸内科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陈爷爷一度想放弃治疗,最终相信自己能早日康复,感谢医生

  “我受了大痛”——难过

  吃饭时突发昏迷爷爷住进医院ICU

  “昨晚输液,我受了大痛。”入院之初,陈爷爷写下的这句话,让儿子陈某东猝不及防,“什么大痛?”他问父亲。

  “输液很痛。”陈爷爷写,“输液”两个字,写得很大。

  护士看在眼里,解释道,“因为输了钾。”

  “我们都知道输钾很疼,”陈某东坦言,“其实父亲有几次都坚持不住了。”

  在陈某东的记忆中,耄耋之年,父亲身体不错。

  每天早晨7时许,他起床、看报,拧开收音机,听听邓丽君。午后,携枚小桶、提柄大笔,去成华公园习“水大字”,日日如此。

  去年早春,他忽感眼皮乏力。一查,是“重症肌无力的最初症状。”陈某东回忆,“后来,手上、脚上的肌肉就迅速地萎缩,人就很消瘦,没有胃口。”

  今年7月6日,陈爷爷在家中进餐时突发昏迷,被120送至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北区ICU医生周智恩还记得当时的情景,“爷爷口唇紫绀、眼睛紧闭、全身皮肤湿冷,一直喊他都不答应,处于浅昏迷状态。”

  紧急治疗后,翌日,陈爷爷神志恢复清醒,但无法言语。从这一天起,笔和纸,成了他和医护人员交流的工具。

  ↑陈爷爷用笔写下自己想说的话

  “爷爷用了呼吸机,缺氧症状改善了。我们慢慢发现他手脚力气还可以,就尝试着让爷爷写。”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北区ICU医生简旖沫回忆。

  “因为他口腔里插了管,没办法发出声音。”陈某东则表示,“而且老爷子从小就能写一手好书法。这两方面的因素,是父亲用手写的方式来和医生护士进行沟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