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容错机制为何在一些地方成了“墙上画大饼”?

admin

  近年来,容错机制在基层屡屡被提及,其运行状况如何?一些干部认为,容错机制出发点很好,但多数政策成了墙上画大饼,能看不能“吃”。

  容错成空头支票

  基层干部告诉记者,对于容错机制心中没底。因为能否“容错”常常取决于某个领导的意志,并不是集体的决策,加上需要调查、谈话,不少干部认为,“前景不明,还不如不做”。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容错机制看起来像是墙上画大饼。比如,一些容错政策是某部门自己出台的,但是出了问题之后,纪委监委不认这些“容错”政策,追责和处罚最终还是要落到具体做事的干部身上。

  中部省份一名基层干部说,针对基层治理中的新兴事物和工作,“干之前,我们就请示过,领导不发话。干完之后,又责怪我们没干好,实在让我们基层干部左右为难”。

  广西融安县沙子乡麻山村包村扶贫干部黄淑亭(右一)在工作。 张爱林 图

  特别是遇到一些棘手的难题,有的领导自己不知道、也没想好怎么办,就“装聋作哑”不表态。下面的干部把难题解决了,功劳就记在自己头上;万一问题没处理好,就把责任推给具体办事的人,所谓“容错”就是一句空话。

  有些容错要求也“高不可及”。如某地制定的《关于推行容错纠错机制的实施办法(试行)》中明确:容错纠错工作应强化过程留痕,使流程可控、过程可溯、责任可查,认定和处理结果有说服力,经得起历史和群众检验。

  一名干部表示,正是因为有“错”才会动议“容”,组织纪检部门会出具无错证据吗?只能靠当事人自己列举。质证过程对当事人本身就不利,还提出这样高的容错要求,这就不是容错,而是告诉你,千万不能错。

  “谁傻谁去试,千万别当真”

  容错机制难落地,使得部分基层干部对容错机制充满怀疑。

  心态一:“指望容错?天真!”

  一些干部认为“谁傻谁去试,千万别当真”“指望容错,你太天真了”。

  北方某省一名基层干部说,容错时需要列举证据。“你提交的证据纪委核查能过关吗,一般都给推翻。截至目前,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干部适用过容错机制,也就是在文件上空转而已。”一名纪检干部说,上任负责纪检的主要领导偶尔还会提提这个事,随着领导的更替,现任也不再提这个事了。

  心态二:上级推进工作的“安慰剂”。

  东部某省份一名乡镇干部说,“容错”是领导开大会时说的话,真正出了问题,“容错”就演变为“纠错”甚至问责。

  中部某省乡镇干部举例说,某乡镇书记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对接上了台商,出于干事创业的激情,在用地手续、优惠政策等方面“快办快处”,结果由于经验不足,项目用地产生纠纷,台商撤资,给当地造成了遗留问题。该书记找到领导希望容错,但由于缺乏容错的具体条文和操作细则,最后仍然被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