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德堡“病毒暗史”:美国中情局精神控制实验的痛苦之源

admin

  德堡暗史:CIA绝密精神控制基地

  1953年11月,初冬,一天清晨,天色尚未破晓,纽约曼哈顿第七大道的上空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玻璃破碎的声音。几秒钟后,一个人重重地砸在了人行道上,斯塔特勒酒店门口的保安被吓了一大跳,他转身跑进酒店的大堂,高声喊道:“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在赶赴现场的警察最初看来,这不过是又一起普通的跳楼自杀事件,然而,死者的身份并不寻常,他名叫弗兰克·奥尔森(Frank Olsen),是一位曾经参与美国政府最高机密项目MK-Ultra计划的军方科研人员。

  英国《卫报》刊文指出,大约时隔20年后,奥尔森之死背后的原因才渐渐浮出水面。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承认,在奥尔森死前不久,他的同事曾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往他的酒水里掺了LSD(麦角酸二乙酰胺的简称,是一种致幻剂),该药物据说致使奥尔森的重度抑郁症发作。

  “偏执狂”开启计划

  20世纪50年代初,新成立不久的中情局曾斥资24万美元,在全世界范围内采购LSD,然后通过美国国内外各种巧立名目设立的基金会,将这种致幻剂分发给医院、诊所、监狱和大学研究机构,让其就LSD的特性、用药后人体的反应,以及是否可被用于精神控制展开研究。

  英国《独立报》报道称,这项关于LSD的研究正是美国中情局当时秘密展开的名为“MK-Ultra”的精神控制计划的一部分,而有着研发生物武器黑暗历史的美国陆军基地——德特里克堡则是这项计划的主要阵地。地处马里兰建偏远角落的德特里克堡在二战时被美国陆军选中作为陆军生物战实验室,不过,随着美国率先成功研制出核武器,美军对于生化武器的需求不再迫切,因而德特里克堡的重要性在二战结束后有所下降。

  然而,随着美苏冷战的爆发,一起事件吸引了中情局的注意。

  1949年匈牙利政府对天主教司铎级枢机(即红衣主教)及艾斯特根总教区总主教敏真谛·若瑟(Mindszenty József)犯有“叛国罪”的公开“审判秀”中,主教看起来神智不清,语无伦次,并承认了莫须有的罪行。

  中情局对这一情况的解读是:主教被洗脑了。尽管中情局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这一点,不甘落后的中情局遂推出了自己的精神控制研究计划——MK-Ultra。

  对于实施MK-Ultra计划的这段时期,曾是英国《独立报》驻外记者的鲁伯特·康威尔(Rubert Cornwell)评论道:“那是一段中情局被偏执狂主导的时期。”此时,麦卡锡主义引发的反共产主义浪潮在美国国内达到了顶峰;在国外,苏联等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被视为致命威胁,冷战的铁幕已悄然降临。

  德堡的新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