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木里煤田非法开采细节:检查人员2点走,公司4点通知采煤

admin

  “只要有监管部门来他就停,等监管部门一走他就开始干。更触目惊心的是我这次去,一开始去是在生产,到了7月28日兴青公司停产了,因为省里要过来检查。31日下午2点左右检查人员走了,下午4点兴青公司就开始打电话通知晚上6点开始采煤。”

  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后伤痕累累的山体。 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众号 图

  在8月5日晚央视播出的《新闻1+1》节目中,报道了祁连山南麓、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一事的《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透露了部分未发表在新闻报道中的细节。

  王文志坦言,“你会感觉,你说他没人管也有人管,但是这个管根本管不到位。”

  此前,《经济参考报》8月4日刊发的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

  根据该报道,记者历时两年调查发现,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即“兴青公司”)的民营企业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在祁连山南麓腹地煤矿进行掠夺式采挖。从2006年至今,该企业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约150亿元,企业董事长甚至被人称为青海“隐形首富”。

  有媒体点评称,这篇报道恰恰揭开了祁连山生态保护“隐秘的角落”:尽管3年前曾被中央通报批评,尽管曾开启史上最大规模的生态保卫战,仍有企业堂而皇之地非法开采,甚至在两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仍不收手。

  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现场。

  而在5日晚的《新闻1+1》中,王文志还提到,“这些煤在运的过程中,地方监管部门是给它一些盖章的凭证的。它在采的过程中是非法的,在运的过程中为了它在路上不被查,会给它一个票证。”他介绍称,自己见到过“好几种票证”,其中一种是“木里矿区焦煤定向销售运输临时通行证”。

  公开资料显示,海拔4200米的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田,地处青海省海西建天峻县,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是祁连山赋煤带的资源聚集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木里煤田由四个矿区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块井田组成,聚乎更一井田是其中面积最大、储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储量近4亿吨。

  “好多运煤车我都上去过,每个运煤车车上都有一张(票证)。”王文志解释称,“(凭着)这张票证,就可以从非法采煤的矿区出来之后,运到火车站或者煤厂,在路上就没有(人)去查他们。”

  对此,曾担任过国土资源部特邀监察专员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认为,“我们到地方调研的时候发现,如果没有这种票证,煤是运不出去的,因为他怕煤被偷采。所以有这个票证,说明地方监管部门应该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