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新闻_徐汇社会新闻_徐汇新闻网

超去年全年!今年支付罚单总额2.46亿元,这家公司被罚上亿

admin

  “监管明显越来越严,比如一千家商户中有一家出了问题,都重罚不误。商户有效身份证件即将超过有效期,但因信息更新有延迟,也可能被认定为不合格商户。”谈到今年的支付业监管形势,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严监管仍是支付市场发展的“主旋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日期统计,截至7月31日,央行年内已对支付机构开出24张罚单,总额2.46亿元,超过历史上单年总额。其中5张罚单过千万,涉及机构分别为银盈通、开联通、商银信、瑞银信和新浪支付,商银信被罚没1.16亿元创单张支付罚单最高纪录。

  上述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当前监管罚单有三大特点:细化且大额化、多项违规合并处罚、“单位+个人”双罚制。多位受访人士认为,监管趋严对行业是好事,机构应在客户身份识别、特约商户回访等方面更加严格规范。

  24张罚单,2.46亿元创纪录新高

  截至7月31日,央行年内已对支付机构开出24张罚单,总额2.46亿元。

  当前支付罚单的特点之一是“大额化”。据贝壳财经记者梳理,2020年前7个月,央行已开出5张过千万的罚单,分别是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1.16亿元)、银盈通支付有限公司(1518.7万元)、开联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1380万元)、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6124万元)和北京新浪支付科技有限公司(1884万元)。这5张罚单总额就达2.25亿元,超过此前最高的2018年全年罚单总额1.6亿元的纪录。

  “罚单背后体现的是支付领域强监管常态化的趋势,这种趋势不是近期才有,从2017年后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已是屡创新高。”北京市络法学会副秘书长车宁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罚单特点之二是“多项并罚”。如商银信因擅自中止支付业务、变相出借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资质等16项违规事由受罚;瑞银信因超出核准业务范围、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等5项违规事由受罚。

  在前7个月作出处罚决定的24张罚单中,仅5张违规事由是单一的。如付临门支付因未按规定进行收单银行结算账户管理,3月6日被央行重庆营管部罚款9万元;中付支付因未备案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5月29日被央行深圳中心支行罚款3万元。

  第三个特点则是“单位+个人”双罚制。据贝壳财经记者统计,有14家机构的相关责任人与机构同时被罚或警告,除上述5家罚单过千万的机构外,还涉及银盛支付、易宝支付、开店宝支付等机构的相关负责人。

  违反反洗钱规定、银行卡收单管理办法等是违规“重灾区”

  两年多前,“挪用备付金”曾是支付机构被罚甚至丢牌的主因之一,不过在2019年初备付金完成100%集中缴存后,这一乱象有所减少。